首 页 京大简介 京大事务 京大团队 业务领域 经典案例 法律法规   联系我们
  欢迎来到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杭州分所!现在是:  
 
 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经典案例
 
 
科学家酒后打人获罪 陈国利律师力辩 促使检方不起诉
访问量:1926 | 发布日期:2013-9-19 11:16:34
 

  一辈子没和人打过架的半百书生,却在一次酒后被警方抓了。检方以寻衅滋事罪对他提起公诉。最终,在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陈国利律师的有效辩护下,检方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,并对这名科学家作出不起诉决定。

    案发

      酒后打伤三人被刑拘

      田某今年50岁,是某大学的教授和硕士研究生导师,同时他还有自己的研究所和推广科研成果的公司。田某研发的钢铁出炉时的控制软件,被全国38个大中型钢铁厂采用。而这个一辈子没和人打过架的半百书生,却在一次酒后被警方抓了。

      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,田某于2009年6月被警方刑事拘留,后被取保候审。警方移送到检方后,检方起诉称,2009年6月11日22时许,田某在海淀区东升园一饭店内,酒后无故将被害人刘某、王某、张某打伤,经鉴定,刘某所受伤为轻微伤;经临时伤检,王某所受伤为轻微伤。被抓获归案后,田某赔偿了被害人经济损失6000元。

    检方认为,田某随意殴打他人,情节恶劣,其行为触犯了刑法,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      程序

      起诉当天提出无罪意见

      在被起诉的当天,法院通知被取保候审的田某去领取起诉书副本。田某赶快委托了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的陈国利律师。

     了解事情经过后,陈国利律师认为,田某的行为只是一般的违法行为,并不构成犯罪。陈律师发现,检方在起诉时,是以简易程序提起公诉的。而对于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的、被告人不认罪、事实不清或证据不足的,不能适用简易程序。陈律师当天就向法官提出书面意见,认为此案不能适用简易程序。

      法官决定将此案转为普通程序审理。按照规定,转为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,法院把全案卷宗和证据材料退回检察院;检察院在收到材料后5日内,按照普通程序审理公诉案件的法定要求,向法院移送有关材料。

      调查

      伤情鉴定不具有合法性

      在案件转为普通程序审理后,陈国利律师详细调查了事发经过。

      他了解到,2009年6月11日下班后,田某的公司有一员工新婚,请部分同事一起吃饭,田某作为公司的执行总裁和该员工的研究生导师,也参加了婚宴。在吃饭过程中,田某去卫生间,出来时因卫生间门锁无法打开,在卫生间内被关了很长时间。在此期间,酒店的服务人员不仅不帮忙,还在门口不断地讥讽和嘲笑,最终还是在公司其他员工的催促下,服务人员才找来螺丝刀撬开锁,田某才从卫生间出来。因长时间被关在卫生间内,酒店方面没有及时解决,而且服务态度差,导致双方发生争吵,进而发生了一些肢体上的冲突。

      田某介绍说,当晚吃饭时,他喝了大约4两白酒,还喝了两瓶啤酒。他说:“后来发生的事我都不知道了,等我清醒之后,才发现我已经到了派出所,因为什么被抓的我都不知道。后来问民警,才知道我喝完酒后和酒店的人打架,但是因为什么打架,怎么打的,我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被害人刘某回忆说,当晚10时许,她正在酒店内上班,一名服务员找到她,说有一名客人被锁在卫生间了。刘某马上跑了过去,这时卫生间里的客人一个劲地撞门,于是刘某告诉客人如何打开门,但客人开始骂人,一边骂一边撞门。刘某无奈,就找了一把改锥,从外面把门打开。门打开后,出来一名男子,明显是喝多了。该男子不停地边摔门边骂人,还用脚踹向刘某。第一脚没踹中,接着该男子打了刘某一巴掌,还踹了刘某肚子一脚。在该男子要离开时,服务员拦住不让走,该男子又打了其他服务员,于是酒店方面报警。

      陈律师了解到,事发之时,酒店的厨师也曾殴打田某。此外,多个目击证人的陈述和被害人的伤情鉴定结论有矛盾。比如鉴定结论说被害人头面部、腹部、腿部等多个部位有钝挫伤,但证人和被害人的陈述均表明田某只打了被害人一巴掌,踢了一脚,因此田某的行为与被害人的伤情没有有效的因果关系,该鉴定结论不具有合法性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剖析

      是民事纠纷还是刑事犯罪?

     “在实践中,为什么有大量的寻衅滋事罪?就是因为寻衅滋事罪成了兜底罪,连轻微伤害都够不上,无法定故意伤害罪的,全往寻衅滋事罪里装。”陈国利介绍说,像田某这个案子,就是被兜底了。寻衅滋事罪是指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、起哄闹事、殴打伤害无辜、肆意挑衅、横行霸道、毁坏财物、破坏公共秩序,情节严重的行为。按理说,田某公司的员工每天都在这个饭馆吃饭,田某还经常带着供应商、客户来这儿消费,互相还认识。此次发生纠纷,只是因为卫生间门锁坏了,打不开,田某喝了酒,被关在里边生气了,才引发的偶发事件。

      在办理刑事案件时,一般的律师不会注意出警的民警是否有管辖权。而陈国利在调查中了解到,此案中,在现场出警的民警所属的派出所,对事发地并没有管辖权,出警程序存在问题。陈律师调查后认为,事发后,110接到报警,按接警程序,应是由管辖权的片区派出所出警,但实际出警的却是距离较远的另一个派出所,因此,警方在出警程序上存在不符合规定的问题,很可能造成本可以私下解决的普通民事纠纷,却人为上升到刑事案件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庭审

      律师庭上激辩无罪理由

      庭审时,陈国利提出无罪的辩护意见。首先,田某在主观上没有寻衅滋事的故意,没有恶意犯罪动机。在案件发生过程中,田某作为消费者,在饭店内进行正常消费,主观上没有想随意殴打他人,也没有耍威风、取乐等不健康的动机。因此,田某虽然与服务员发生了肢体冲突,但其主观上没有无理取闹,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主观要件。

    客观上,田某的行为未造成严重后果,不具有社会危害性。事件发生的地点是在饭店内,不是在公共场所。而且田某的行为是由于个别服务员的态度比较差,这才产生纠纷,所以田某的行为未影响正常的公共秩序,也没有造成其他人员的恐慌和逃离等混乱局面。在事后的第二天,田某就委托单位积极到饭店向被害人道歉和赔偿,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和宽容,因此,田某的行为未造成严重后果,不具有社会危害性。

      此外,陈律师还指出,田某属于我国冶金行业内的杰出科技人才,在国内外获得多项科研成果,主持和研发了十多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项目,从来没有任何不良事迹和恶劣行为,他本人对此次事件也深表悔悟。

      综上,陈律师认为,我国刑法及相关法律对寻衅滋事罪有明确的规定,是指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,起哄闹事,殴打伤害无辜,肆意挑衅,横行霸道,侵害不特定的人身、人格或公私财物,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。构成寻衅滋事罪,必须具备客体要件、客观要件、主体要件、主观要件这四个方面。而田某在主观上没有随意殴打他人,也没有耍威风、取乐、追求精神刺激、填补精神上的空虚等不健康的动机,客观方面没有无事生非、起哄捣乱、无理取闹、殴打伤害无辜、肆意挑衅、横行霸道等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。田某是在特定的场合与特定的人发生的冲突,在客观上未影响公共秩序,未造成严重后果,不具有社会危害性,从主观、客体及客观方面都不具备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。因此,田某虽与饭店服务人员发生了冲突,但其行为并未构成犯罪,而是一般的社会民间冲突,属于正常的民事矛盾纠纷。

      结果

       检方作出不起诉决定

上控辩双方一番唇枪舌剑,罪与非罪只能由法官来作出决断。但是,陈国利的辩护意见已经影响到公诉人和法官对此案的看法。在庭审辩论之后,检方经过合议,以事实、证据发生变化为由,向法院提出撤回起诉的申请。

2010年9月27日,法院作出刑事裁定书,法院认为,在案件审理期间,公诉机关以事实、证据发生变化为由,要求撤回起诉,理由正当。依照《刑事诉讼法》,法院充许检方撤回起诉。

2010年10月13日,检方作出《不起诉决定书》。检方认为,经该院审查并补充侦查,警方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不符合起诉条件,决定对田某不起诉。 

 

 

[关闭窗口]
 
 

地址:杭州市文二路207号耀江文欣大厦901室 电话:0571-88078559 88078605.

版权所有: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杭州分所 | 浏览量:901436 | 管理入口